点一炷香 愿兄弟一路走好(组图)

发布日期:2021-12-01 06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天,是应凯火化的日子,也是他27岁生日。自从10月1日,应凯请假回家后,昨日,他的数十位同事终于再次见到了他。万万没想到是,这次,却是给兄弟守灵。今日上午10点,应凯的遗体告别仪式将在东郊殡仪馆举行。

  回家前,应凯曾笑着给同事说,“等情况好一点,我就回来。”然而,他却再也回不来了。彭州昇华台路口、师专路口……如今,再也见不到这位身高1米78,有些消瘦的交警。在金彭东路上,一排长达300多米的隔离栏正是在他的提议下建了起来,生前,他在此劝导行人,如今,这条长长的隔离带正在如他般,阻止着行人乱穿公路……

  8月的一天,同事梁娇在和他一起处理一起交通事故时发现了异常。大清早,应凯的衣服被汗湿了,额头直冒汗,还时不时弯腰捂着肚子,最后在处理开罚单时,紧靠着警车。“感觉快倒了,手一直在抖,笔都有些拿不稳。”梁娇说,大家赶紧让他坐在警车上休息,但每当同事询问病情,他都说没事,然后迅速转移话题,“当时我要是多留意一下就好了。”多位同事有些自责。

  此后,梁娇经常看到,应凯的脸越发苍白,身体也越来越虚弱,“至少十来次,都是嫂子开车送他来上班,下班也是她来接。”而梁娇没看到的是,朱琳在送完后,几次都会在车上看着应凯的背影偷偷哭泣。“我都劝他先别上班了,他听不进去,撑不住还说好话哄我开车送他去执勤排堵。”朱琳说。

  在应凯生前,有一次,夫妻俩约表弟出去玩,也想借此散散心。在车上,他突然从后视镜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,然后就冲着朱琳和表弟大吼:“我这么瘦了,你们咋都不给我说。”吼完后,突然一个人埋头哭了起来。

  这在应凯离世前,是不敢想象的事。应凯生病躺在沙发上时,珠儿只能扶着沙发扶手,小走两三步就会倒,也不会喊爸爸。“就在这两天,她突然长大了,我们一家人都很惊讶。”朱琳说,应凯临终前几天,珠儿还扶着沙发用手拍打爸爸的脸,“等她打,我很享受。”应凯喃喃地说。

  临终前,随着病情恶化,应凯一直提不起气来,无法说话,眼泪却滚滚而出。“他肯定有遗憾,女儿当时在外婆家,他没见着女儿。”朱琳说,而在之前,在给他喂蜂糖水时,他突然就说了句:“我老婆真的很不错。”这是应凯留在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然而,因为走得匆忙,以前太多太多的承诺,如今,却变成一把把扎在朱琳心中的“刀子”。“他说过的,等情况好起来,要和我一起自驾去贵阳,看贵阳的美景,看贵阳的兄弟。”朱琳说,他甚至考虑过退休后的打算,老了回双流乡下,把房子扩建一下,院子里种上很多很多的花,然后坐在大阳台上喝茶晒太阳。

  彭州交警大队勤务四中队,应凯生前所在的中队,10位民警、30多位协警。昨日,除了必须执勤的民警,都来到了应凯的老家—双流黄龙溪嘉禾村3社。这是一个多月来,他们再次见到应凯,只是万万没想到,这次是来给兄弟守灵。民警纷纷燃上一炷香,鞠躬低语:“兄弟,一路走好!”

  最终,他食言了。“我日夜幻想的奇迹没有出现。”朱琳说。而在此期间,几位同事还同他通过电话,电话中,他总是很平静地说,“放心哈,情况还可以!”但电话这头的同事怎么也想不到,这是应凯在病床上硬撑着的回答。而朱琳也不敢告诉他的同事,因为自从被查出身患癌症后,她就曾被老公威胁:“你要是敢告诉单位任何一个人,我就立马偷偷消失。”

  在李海涛看来,应凯对自己格外严苛。今年夏天有一次,应凯已经因病瘦了一大圈,李海涛下班后特意去执勤点位看他,让他注意身体。“我给他买了一瓶矿泉水,让他放在腰间的单警装备上随时喝,可他嫌瓶子露出来会影响形象,非得让我藏在绿化带上。”李海涛说。

  正是因为这件事,彭州交警大队科规中队副中队长王东对应凯记忆犹新。“金彭东路一面是大超市,一面是休闲广场,人多时约有三四千人在广场上活动。”王东说,金彭东路是双向六车道,当时中间还有绿化带,很多市民为了图方便,直接从任意一处过马路,非常危险。当时应凯就把这个情况报了上来,建议暂时设警戒线,并增加警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