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探长江上的九江江洲镇:有留守老人不愿撤离近600部队官兵驰援

发布日期:2022-04-27 05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地处长江中心的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四面环水。当地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了撤离通知,将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和65岁以上的老人劝离江洲镇。

  今日(7月14日)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江洲镇采访时发现,有不少长年在此生活的老年人,认为自己经历过1998年的洪水,现在的洪水对他们还不构成威胁,因此不愿意离开。

  事实上,官方发布称有5万人口的江洲镇,目前的常住人口也不过数千人,且多为老幼,年轻人都外出工作或者上学。

  记者采访时看到,江洲镇有大面积的耕地,其中有很多地势较低的耕地受内涝的影响被淹。承包了1500亩耕地的江洲镇蔡洲村村民黄克林表示,他自2014年开始承包以来,只有2018年和2019年两年没有发生水灾。

  不过,就在记者结束在江洲镇采访时,载着近600名部队官兵的车辆正从轮渡驶下,驰援江洲镇防洪。

  江洲镇,位于江洲岛,地处江西省北部,是九江市下辖的一个岛镇。江洲岛是长江中下游上的一个冲积岛,四面环水,岛上是平原地貌。

  今日(7月14日)上午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江洲渡口搭乘轮渡前往江洲镇。搭乘轮渡是江洲镇的居民进出小镇的唯一方式。平时,轮渡的过江频率是一小时一班,现在防汛时期,轮渡不间断地接送往返的抗洪抢险人员和当地居民。

  今天已是长江九江段水位超警戒水位,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撤离通知的第二天。记者来到江洲镇采访时发现,有不少位于地势较低处的房屋已经是大门紧闭,居民都已撤离。

  在江洲镇的大街上,包括饭店、五金店、商店在内的门店都已关门歇业,内涝形成的洪水已经进入了同样位于街上的一个村委会的院子,淹没了台阶。而正在建设的江洲镇便民服务中心,一楼过半的位置以下也已经被淹没。

  不过,记者在江洲镇采访时发现,当地仍有不少村民不愿离开。这些村民多数住在相继筑起的较高的堤坝上,且主要是年纪较大的老年人。

  在江洲镇,记者碰到了一位名叫黄贵华的老人,他今年已经72岁。记者来到他家时,他正坐在屋前的小椅子上,看着外面往来的各种救援车辆,脸上写满了淡定。

  黄贵华告诉记者,早年,他爷爷带着他爸爸从湖北省黄梅县来到这里开荒,然后在这里扎根生活,而他就是在江洲镇出生的。记者注意到,湖北黄梅和江西九江中间就隔着一条长江。

  “在这里生活了70多年,我感觉这里很适合生活,空气又好,不想离开这里。”黄贵华说,现在家里就是他和老伴两人,四个儿女都已经离开了江洲镇,在九江市区工作。

  黄贵华说,他现在年纪大了,家里只种了两亩玉米,其余的田地都租给了别人,不过这两亩玉米地的收成还不足以保障他们两个人的生活。“平时还帮别人种菜,一年也有一、两万的收入。”

  在江洲镇上,像黄贵华这样留守在家中的老年人有数千人,而他们的田地,大部分都租给了专业的农户耕种。

  黄克林就是这些承租户中的一员。他从2014年开始承包同村村民的田地,今年已经是第七年了。

  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在开着小卖铺的家中闲坐。他说,平日里这个时候,他一般都在田地里工作,在家里肯定找不到他。“今年情况特殊,洪水来临,去不了地里,因此就在家中。”

  黄克林一共承包了1500多亩耕地,其中种植棉花350亩,水果玉米300多亩,饲料玉米400亩,大豆500多亩。他告诉记者,现在已经被水淹了300多亩,并且还有数百亩处于较危险的地势,一旦水位继续上升,也有可能受灾。

  自从2014年开始大规模耕种至今,七年时间里,黄克林最担心的就是天气了。“我当然希望风调雨顺,过去两年刚刚好一点,今年又遇上这么大的洪水。”

  今年并不是黄克林承包的耕地第一次被淹。2014年刚开始承包时,他就遭遇了水灾。而在此后连续四年,他都遇到了耕地被水淹的情况,每年都要被淹掉二、三百亩。也就是说,黄克林承包耕地七年间,就有五年遭遇了洪水。

  黄克林表示,只要一遇上洪水,淹了几百亩,亏损是肯定的。因为购置了包括收割机、拖拉机、播种机等农业机器,已经付出了成本,即使遇到了水灾,黄克林也要继续承包下去。“继续种下去,(平摊下来)这些成本才会更低。”

  长江的洪水险情尚未过去。就在记者结束在江洲镇采访,准备从渡口返回九江的时候,载着近600名部队官兵的车辆正从轮渡驶下,驰援江洲镇防洪,保护堤坝和江洲镇的安全。